第一千零二章 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(1 / 2)

加入书签

徐冬虽然没我进屋,但也只现在没我进屋已,过一会儿,她就打门了,臭臭的进来吧!

我马笑嘻嘻厚着脸走了进

徐冬乙像一个家婆一,开始问我白的时候哪玩了云。

也没有谎,告她我去徐有容

乙听说关于徐容的事,就严认真起,也没再责怪不带她玩的事

不负所,将自见到徐容前后事情都诉了徐乙。

在的徐容正如前信上说,一安好,就是对,对徐乙来说,最好的息。

冬乙听后,叹道:“姐不知我来了,如果知的话,会来见么?”

我说:“那是当,可惜当时忘告诉她也来泰了。”

这句话是安慰,我才懒去告诉有容她妹被我来了泰,以免起不必的麻烦。

徐冬向往的起了嘴:“如我也有会去那谓的荷班就好,那样姐姐在起,多心啊。”

我笑笑。

啊,如我也有会去那谓的荷班,那和徐有在一起,多开心

……

之后,又和徐乙跟着游团的伍在泰到处的玩了几

样,泰七日游行,匆的结束

了行李,随着旅团的安,坐上回国的机,一眼,又回到了国的怀

飞机,受着家空气,个人都服了不

,太不易了啊,终于可听得懂话了!”徐冬乙着来来往的人,不由感慨了句。

里大多都是国在走动,一口流的普通让我们为中国的人不感到陌,不像泰国的候,到都是萨迪卡这调调的音,啥听不懂。

我能会徐冬现在的情,当我从国回到国的时候,心情也如此的动,感亲切。

徐冬乙向我,着问道:“怎么,你觉过瘾了?”

笑了笑,说道:“有什么瘾不过的,来泰国对我来说,早已是事,倒你,你得怎么?泰国玩吗?”

徐冬白了我眼,吐道:“国七日对我来,纪念常深刻!当然好了!可的是,能见到姐。”

说到后,徐冬无奈的了一口

了揉鼻,说道:“时候到,该你见到时候,自然会现。”

徐冬乙“嗯嗯”声,然伸了一舒服的腰,一往机场口走,边询问:“阿,接下还有什好玩的?”

想了想,微笑着道:“会恢复以往一的正常作,或说,会想一想来,为己的未打算一。”

实,我在最期的,是于如何入荷鲁去的事

乙回头了我一,目露待的问:“你前对我过,需招一个理在身,这件情还算吗?”

这茬她现在还得呢?苦笑了下,然点了点,说:“算数。”徐冬乙“欧耶”一声,后对我了一个眼,做一个飞的手势,最后一惋惜的道:“能算数的是太了,我非常想你的助,跟在身边吃

喝玩乐,可惜,还是得到那个方去。”

说完,徐冬乙头看向空,眼有一些同徐有之前在城的那寺庙里我流露的那种感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刺符师相关推荐:

伺服式

 

辞赋是什么

 

慈父是谁

 

赐福师兄

 

词赋是什么意思

 

磁浮试验线

 

伺服式测斜仪

 

赐复是什么意思敬辞

 

磁浮世纪

 

伺服式钢支撑是什么

 

磁浮式安全用电装置

 

伺服是什么

 

伺服式助力转向系统

 

刺符师下载

 

刺符师傅怎么选

 

赐覆是什么意思

 

刺符的本领小说

 

辞赋是一种散文体裁

 

雌伏是什么意思

 

伺服式液位计工作原理

 

刺腹视频

 

符师by红刺北

 

刺符师傅符

 

刺符师傅